位置 :  新2网址 > 百家乐游戏 >

百家乐游戏:占据出口跨境电商全行业第一

    亚马逊中国并非全然失却机会,然而在本身具有优势上的跨境电商战场上的失利,再次让亚马逊中国的电商错过一个扭转局势的转机。
  “虽然顶着‘全球跨境电商第一平台’的名头,但这些年亚马逊中国在跨境进口的业务一直表现疲软,其在中国进口电商的市场份额几乎到了边缘化,忽略不计的尴尬格局。”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朱秋城如是表示。而丁磊会否成为亚马逊中国海外购的接盘者?如今来看,关于这桩合作的不确定信号越来越多,除了业内盛传双方迟迟未有“官宣”在于价格没谈拢的观点,另外,今年3月份,网易考拉也进行内部大调整:裁员30%的消息,减少广告引流,自营转POP等。
  至此,可以肯定的是,裁撤国内电商之后,亚马逊中国未来的主业将转向全球开店、亚马逊阅读和AWS亚马逊三大业务。
  在曹磊看来,与国内电商业务相比,亚马逊中国其他三类业务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其他三块业务在中国的发展还是非常稳健的,特别是亚马逊‘全球开店’业务在中国蓬勃发展,牢牢占据出口跨境电商全行业第一”。
  第三方卖家徐真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收到亚马逊中国关闭国内电商平台的同时,目前也开始在平台招商经理的帮助下开设全球店铺,“亚马逊全球开店运营多时,所以搭建新的店铺并没有很麻烦,但销量如何,也只能先试试了”。 Analysys易观数据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天猫国际和淘宝全球购分别以18.9%和15.4%的份额占据第一位和第二位;京东全球购和网易考拉位列第三和第四;亚马逊海外购仅占6.6%,位列第六。
  同样在2014年,一个更深层次的变化悄然发生,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如日中天,以京东和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巨头纷纷从PC向手机转移。
  然而截至今天,亚马逊几乎从未进入过这个移动时代,时常有用户抱怨其糟糕的网站设计及APP体验,虽然PC时代,“一键下单”是亚马逊的专利设计,“猜你喜欢”最初也来自亚马逊的推荐系统。
  此外,在国内移动支付等快速发展下,电商消费扩散到了诸如本地生活等更大的范围,而亚马逊中国的身影从未在这些领域出现。这要归功于“叮咚买菜”地推人员的强力推荐——小区进出门广告位上就是它的周年宣传广告,步行不出50米还会有两三位地推人员每天来发送传单,通过下单赠送鸡蛋、油盐酱醋等产品,来吸引用户注册尝鲜。
  盯上“APP+菜场模式”这条新赛道的并非“叮咚买菜”一家,巨头们也在摩拳擦掌。4月下旬苏宁小店上线“苏宁菜场”,“美团买菜”从上海拓展至北京,在天通苑和北苑两大社区进行推广,“饿了么”与“叮咚买菜”战略合作,“盒马菜市”也在上海低调开业。
  当你还在纠结今天叫什么外卖的时候,互联网大佬和新秀已经开始盯上了你的“菜篮子”。足不出户、躺着买菜,如今都已变成了现实。
  菜篮子这门生意
  “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注意查收。”伴随着出票机的提醒声,菜商王丽梅麻利地扯下纸质订单,开始挑选订单上的蔬菜,并将配齐的商品放在一个袋子里,等待外卖员前来取货。在这个位于上海东建路的传统菜市场内,除了大爷大妈还有一批外卖小哥。他们的衣服或提货工具上,有菜公社、菜老包、菜文基、菜先生等品牌服务商的名字。这些品牌大多是菜市场资源整合的生鲜果蔬服务商,通过将一些菜摊统一包装品牌化上线,在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上进行售卖。
  美团从买菜业务目前测试运营情况总结称,买菜核心用户还局限在白领人群,消费力相对比较高,消费商品特点主要是轻量化、小包装,满足2~3人规模小家庭的一日三餐需求;品质化、追求品牌;随用随买,消费时间点集中在早中晚三餐时间点,对配送的时效性要求非常高——这是一群区别于传统菜市场消费的客群。
  与饿了么、美团外卖连接一线菜商进行生鲜外卖的方式不同,在菜场外的东建路上“苏宁小店”、“妙生活”等商铺陆续开业落地,这些品牌以APP+线下店面的形式,通过高密度的前置仓网络,为周边3公里提供生鲜服务。
  事实上生鲜电商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4年也曾兴起一波生鲜O2O热潮,但因无法盈利而大批倒闭,那么此轮买菜项目为何重获资本追捧,究竟在本质上有何区别?
  作为最早投资社区团购的投资人之一,险峰旗云管理合伙人王世雨告诉第一财经,买菜应用创业热潮重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电商大赛道里能够做的品类已经不多了,而生鲜高频、刚需的特点,使其拥有非常广阔的想象空间,但在这一领域京东、阿里做得并不理想,这给了创业者突围的机会。从用户层面而言,网上购物习惯的养成也是原因之一,尤其是年轻妈妈一代,成为网上买菜的主力。
  有了这样的判断,2019年1月,美团上线美团买菜APP,3月,饿了么与叮咚买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一定程度上,饿了么在买菜领域的布局,等同于阿里新零售在生鲜领域的布局入口,同时直接对垒美团在生鲜买菜上的布局。
  借前置仓重构菜场
  “与2014年那波本质上的差别是供应链,上一波生鲜电商更多是代跑腿业务,而这波企业基本都是自己做供应链,自己控货。”王世雨告诉第一财经。
  苏宁快消集团总裁助理鲍俊伟认为,巨头以不同的形式进军菜市场,本质上是供应链竞争。最终会体现在菜品的新鲜程度、售价以及品质保证上。“如果只是从当地的物流批发市场进货,做一个中间商倒手出货,即使短期能做补贴,长期来看是没有竞争力的。”鲍俊伟告诉第一财经。
  记者梳理发现,此轮买菜品牌运营模式多样,包括生鲜电商、生鲜外卖平台、社区拼购、社区生鲜店等,但本质上都在强调将仓库搬至社区附近,覆盖范围从1.5公里到3公里不等,在采购端,以城批采购、品牌供应商直供为主,或采取预售模式从源头采购。
  产品损耗率高、冷链物流建设落后、供应链不稳定是生鲜领域一直面临的难题。
  “生鲜电商盈亏平衡周期相当长,不像一般电商三五个亿就可以盈利,没有盈利预期,一些指标无法达到,平台就拿不到钱,只有死路一条。”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从2014年开始调研生鲜电商,并创办抢鲜购项目,20个月以后宣布放弃。
  生鲜电商是表面框架,核心在于供应链管理系统,那么前置仓的模式是否能够解决这些难题?在鲁振旺看来,“生鲜的仓储配送模式结束了,以后是门店短配为主。”苏宁小店就在进行相应的尝试。
  “对于苏宁小店来说,苏宁菜场是小店战略布局比较关键的一环,他不是一个独立的商业模式,而是依托于苏宁自身的供应链和开店能力,将菜场运作为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鲍俊伟告诉第一财经。
  但生鲜商品的损耗一直是业界的痛点,因为涉及到备货、运输及存储规范等因素,最终商品呈现在消费者面前时,在品相和新鲜程度上都会有所折扣,也成为影响生鲜板块毛利的重要因素。
  “生鲜电商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了,但为什么至今渗透率还不到3%?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商家不能为用户提供确定性服务,包括品质、时间、品类。”叮咚买菜副总裁俞乐告诉第一财经。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分中心分仓和先售后销模式,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商品周转率、损耗和运输在生鲜行业影响程度,但是前提是覆盖密度足够高,以分摊运营成本。前置仓普遍运营模式是生鲜产品销售方利用冷链物流提前将产品配送至前置仓存储待售,客户下单后,由前置仓经营者进行包裹生产以及“最后一公里”的上门配送。
  但这项成本高昂的投入并非所有生鲜水果平台都会选择投入,百果园便暂时未将前置仓即时配送范围扩大至生鲜品类。
  百果园集团副总裁焦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百果园水果类已经陆续从一小时达到三十分钟配送,但非水果的生鲜食材,百果园计划两年之内不会做零售库存和即时达,主要考虑预售加自提能更好地保证新鲜度,控制损耗以及实现最高的性价比。
  难破盈利关
  目前来看,大部分社区生鲜电商仍处于靠促销吸引用户的阶段,烧钱的模式能否构筑护城河仍存在疑问。记者体验了叮咚买菜、康品汇等APP后发现,这些平台上蔬菜的定价较菜市场高出1到2元,但为了推广应用,平台推出了不少折扣菜和抢购活动,例如1元一盒车厘子、1元一盒豆芽等,再叠加满59减30的活动,价格比菜市场便宜不少。
  一位叮咚买菜地推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以站点为中心,在方圆5公里以内进行拉新,“做六休一,每天工作时间12小时,底薪4000元左右,再加上绩效奖金,拉新首单8元每个人,复购的话12元每人。”
  海通证券曾对叮咚买菜的盈利模型进行了估算,按前置仓平均租金水平3元/平方米、客单价50元、毛利率30%、单仓20个配送员、10个分拣员的情况下,当单个前置仓日均订单达1250单时,按年度计算约亏2万元,占总收入的-0.1%,基本实现盈亏平衡。
  而按照叮咚买菜此前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平台日均整体单量15万单,前置仓数量约为200个,单仓日均单量为750单,在“送葱、满减、29分钟达、0元起送、0配送费、迟到给补贴、退重量差价”等一系列打法下,前置仓模式仍旧难破盈利关。
  GGV合伙人徐炳东表示,生鲜是一个巨大的巨无霸市场,但到今天仍没有一家可以把它攻克,包括阿里、京东、拼多多,未来的想象空间非常巨大。
  只是,买菜到家与社区团购都是过往商业模式的局部升级、整体换代,模式与技术本身并未发生根本革新。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是一波创业与投资市场的重复。球电商霸主亚马逊败走中国尽管面对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亚马逊中国早已边缘化,但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传出,依然如投入湖中的石头,激起千层浪。
  消息透露称,亚马逊将撤出中国,随后亚马逊中国一日之内作出两次回应:先是否认“退出中国”的说法,并强调“将聚焦跨境网购,进一步深化战略转型,充分利用亚马逊全球资源,优化运营效率,集中资源推动海外购业务的快速发展”;几个小时后,官方再次承认,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为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
  近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亚马逊中国第三方卖家处获得了同样的消息,部分第三方卖家已经收到正式通知,与此同时,亚马逊国内电商的自营业务也将全面裁撤。这意味着,亚马逊不得不在中国市场“铩羽而归”。
  这是一个全球电商巨头在中国步步“落败”的故事,同时作为中国电商飞速发展15年的见证者,亚马逊中国仍然让业内唏嘘。
  国内电商业务大撤离“难受,7月份以后要喝半年西北风了。”即便亚马逊中国的市场份额仅有0.6%,但当收到它要关停第三方卖家的通知时,徐真(化名)不得不开始盘算接下来的打算。
  在家纺行业沉浸7年的他,于2016年在亚马逊开了一家家居电商店,一年近100万元的销售是其家庭大部分的收入来源。
  平台竞争较小是徐真选择亚马逊的最大考虑,然而,仅有亚马逊电商一个销售渠道却也让他在这次亚马逊“退败”中国的风波中显得尤为脆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徐真的家纺店分属于亚马逊中国平台上的精品超市,时代周报记者在亚马逊中国APP上看到,平台共有10大分类,在这次关闭中国区电商业务的调整中,Kindle商店、海外购以及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直邮、保税仓极速达8个品类业务将继续保留,而精品超市和图书板块的关闭将直接影响到亚马逊中国的自营主业及上百万的第三方卖家。
  “在家纺行业,一年几十万元的店面投入通常让中小卖家望而却步,相比较而言,天猫、京东进入门槛较高,需要交纳的保证金更多,虽然流量多但竞争也激烈,而拼多多销量大但利润空间却太微薄。”徐真在尝试了不同的电商平台后,在亚马逊的平台上孤注一掷。
  对比而言,徐真或许是个特例,同样在亚马逊中国经营一家书店的陈才(化名),在几大电商平台上都拥有自己的店铺,不过受亚马逊中国电商业务的关闭影响,其每月来自亚马逊中国平台的18万销量亦将化为乌有。
  亚马逊退出中国区零售电商还将影响到更多的人。媒体消息称,4月18日上午,亚马逊中国区召集各部门员工开会,简短的会议中,公司对所有员工的辛勤劳动和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并且正式宣布了公司将进行业务调整和裁员的消息。
  这意味着,在亚马逊中国目前2000名员工中,随着业务缩编,自营部门将最直接面对裁员问题。
  据了解,具体的裁员对象将在一周后面对面告知,亚马逊对被裁员工给出了3个月的缓冲期,并承诺将帮助被裁员工找新工作。此外,据说亚马逊将给出不错的裁员赔偿金。
  此外,在自建仓储和配送体系下,亚马逊中国的配送团队或将是裁撤的“重灾区”。据了解,目前亚马逊配送团队已经接到通知将停止运营,未来将处理一些善后工作。
  亚马逊的配送团队在全国有数十个站区,一共近千名员工,一些是直接和亚马逊签约,一些是和第三方配送公司签约。这些员工将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换部门,另一种是领赔偿金等待遣散。根据预计,只有极少部分人最终能留下。
  错失电商黄金时期与此同时,与丁磊的网易考拉合并,一度被视为亚马逊中国电商的转折点。2019年2月份消息称,网易和亚马逊正在推进一项有关中国电商业务的重大重组。
  消息称,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该谈判历时数月,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该交易于2018年年底签约,但进展并不顺利。对此,彼时双方不予置评。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认为:“倘若亚马逊中国果真与网易考拉产生合作,对于后者的品牌、流量、海外供应链,甚至是其海外资本市场市值管理都大有裨益。”
  综合众多线索,亚马逊中国电商的败退路线或可窥见。这原本可以是一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恢宏故事,毕竟在2004年亚马逊年销售逼近70亿美元,基本打遍天下无敌手,当这个电商巨头及电商先锋通过收购卓越网进入中国市场时,马云的淘宝才刚成立一年半,刘强东也刚开始布局在线销售业务。
  然而,进入中国市场的亚马逊遭遇了外资企业的困境:与卓越的磨合速度缓慢、复制落地原有成功模式的水土不服、固守全球不给电商业务打广告的原则、中国区负责人频繁更换。
  最终,当亚马逊中国越来越成为粉丝的记忆情怀,昔日不足为道的对手已经迎头赶上,亚马逊中国的市场份额也由最初的20%锐减到不足1%。
  2011年京东刘强东曾表示:“如果中国区负责人都不能决定一件事,谈什么执行,你可以问问汉华,他可以说他想做的一切事情都能成功吗?我可以做到。”2011年10月27日,卓越亚马逊变更为亚马逊中国。当时亚马逊的CEO林汉华说,以后亚马逊中国在全球市场份额将扮演运营中心,而非决策中心。
  错失的发展机遇实际上,如果说亚马逊中国本身的机制具有不可抗性,来自外部其他企业快速发展的冲击则给予了亚马逊中国“致命一击”。
  始于2009年的淘宝双十一购物节,已经用连年翻飞的单日成交数字重拳砸开了C端用户的网购狂欢之门,也缔造了该数字由0.5亿元到2135亿元的十年奇迹,当价格优惠、节日备战搅动电商江湖之时,坚持“用户体验”、坚持把更多精力用于建设物流仓储的亚马逊早已淹没在国内电商大潮中。
  这是亚马逊中国在战略思维上的“失守”,而让外界颇为费解的是,深谙“飞轮效应”的贝索斯怎么就在自家门口“马失前蹄”?不过在天奇创投管理合伙人魏武挥看来,“与其说亚马逊在中国太弱,不如说对手太强。一个正常人很难干得过一个疯子,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都是一群疯子,在这些创业者们的眼里,不存在规则,或者说,他们不太在意既定的规则,不按牌理出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