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新2网址 > 政策法规 >

国内的产能将提高至两倍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对法律的信仰不会自动自发形成,必须通过强有力的实施,引导人们尊重法律、敬畏法律,进而将法律规范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从这个意义上讲,出台《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显然不会仅限于重申不得删差评,有关部门更要以此为契机,加大执法监督力度,真正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只有给用户评价架设高压线,通上高压电,广大商家才不会再打删差评的歪脑筋,从而把功夫用到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上来。 日本化妆品企业高丝时隔42年再次在日本国内新建工厂,该公司将增产化妆水等主力商品,因为该公司发现了中国和东南亚访日游客回国后继续购买的“回国后消费”需求。高丝的新工厂占地面积超10万平方米,预计投资额达数百亿日元,是其日本国内第三家工厂。新工厂将生产备受欢迎的化妆水、洗发水等主力商品,国内的产能将提高至两倍。中国政府于2019年1月施行了《电商法》,扩大了针对跨境电商的税制优惠政策。阿里巴巴集团和京东集团等扩大了日本等海外商品的直接采购。
  报道称,在中国等增长市场上,日本化妆品企业与全球对手的竞争十分激烈。如果不能敏锐捕捉当地流行趋势的变化,将难以维持日本的生产基地。生产回归日本国内使得产品竞争力进一步受到考验。资生堂将在2021年之前新建3处工厂;狮王将在2021年内时隔52年在香川县投产牙膏工厂。《日本经济新闻》网站认为,这种趋势的背景是,中国和东南亚的旺盛需求。2018年访日游客超过3000万,回国后继续购买日本产化妆品的倾向很强。随着电子商务的普及,企业即使不在当地设工厂也能获取需求。
  去年底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一位来自重庆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日本的商品质量好,更重要的是在安全安心的层面深受中国消费者信赖”。他在花王的展位积极洽询纸尿裤,表示“想尽可能多地采购”。在多数人都认为电商行业早已铁幕一块,“天下大局已定”时,过去三年,有两家奇葩电商公司,硬是在看似没有缝隙的电商领域杀出一条血路,通过社交模式交易规模跨过百亿,迅速挤入电商第一阵营。一个是众所周知的拼多多;另一个就是湖畔大学四期学员肖尚略创办的,即将赴美上市,估值已超20亿美元的云集。
  同样的销售规模,曾经的电商老大哥当当用了将近20年,最后卖身海航也不过10亿美元。云集起步晚,跑得快,凭什么?在涌容资产与格隆汇联合举办的每周日高端线下闭门分享活动里,本周我们邀请了即将赴美上市的云集CEO肖尚略。他从事电商行业16年,对行业的认识堪称深刻、犀利,其演讲对电商行业的各种商业模式都做了深度剖析,金句、警言不断,听来令人大快朵颐。格隆汇第一时间整理分享。
  首先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下云集的战略,云集到底想要做什么?对外,我们的中期愿景是希望能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会员电商平台,成为亿万家庭的消费管家。
  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愿景和目标,首先是因为我们发现会员制的商业模式,非常有活力和生命力。以数字内容领域为例,最近这三五年来,该领域的消费逐步向会员模式靠拢,爱奇艺、腾讯视频、Netflix、亚马逊prime等等都开始了会员制,数字内容领域这种形态会逐渐延伸到消费品领域。
  其实,服务业对会员形态并不陌生,尤其在中国——小区门口的理发店,健身房,美容院、高尔夫球场等等都采用了会员模式,充值成为会员往往可以享受一定的折扣。但是服务业受物理空间限制,很难形成会员的零售形态。在这一背景下,我们开始思考实物商品的销售是否有机会融入会员制度,改变原有销售形态。仅以商品为纽带或是基础去搭建会员模式,显得活力不足,但如果是将成千上万个实物消费品品牌聚集起来,或许能产生会员模式闯荡中国市场的机会。云集这近四年以来的实践,就是在做相关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未来,联合几千家甚至上万家优秀的消费品品牌,建立一个以实物电商为主、服务商品为补充的会员制电商平台是我们的中期愿景。
  对内,我们希望可以搭建一个商业且高效的协作网络。在我们看来,无论是丰田还是阿里巴巴,都在企业内部搭建了一个高效的协作网络。丰田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范围内盈利能力和市场表现都十分优秀的汽车零售企业,本质上在于它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而是一个垂直的开放的汽车领域的协作网络。它与几千家配套企业之间进行高效协作,覆盖从汽车的设计到零部件的生产再到到物流、组装等各个环节。阿里巴巴也一样,它并不垂直于某一行业,而是将信息流、资金流、物流都整合到了一个平台上,搭建了商业生态的高效协作网络。
  从云集的角度来说,我们既不是想像丰田这样搭建一个垂直于某一领域的协作网络,也不是阿里那样搭建一个宽泛的、覆盖多领域的协作网络。我们折中选择,希望搭建一个一端服务亿万家庭,一端服务上万个最优秀消费品品牌的协作网络。这是我们的战略思考。
  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自认为完成了从0到0.1的探索。现在云集平台上面活跃着大约一千多个品牌,这些品牌与我们之间形成了紧密的、高效的协作。同时,云集员工也突破了一千人。更重要的是,截至2019年3月,全球各地已经遍布我们900多万的会员,及近10万人规模的客户经理。
  以上这些,是我们希望在用户端成为一家管家式的会员电商平台,对内希望搭建一个中等开放且高效的消费领域协作网络的思考和依据。《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明码标价,不得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利评价,不得违法搭售商品或者服务。
  时下,用户评价已经成为互联网经济的一条生命线。客观准确、公平公正的好评差评,既能帮助消费者作出取舍,避免陷阱,也有助于商家的良性竞争、优胜劣汰。消费者在网上购物时,大都会事先参考他人的评价,那些好评度高、零差评的商品或服务更容易受到青睐。据测算,商家每收到1条差评,订单量平均会减少10%至20%。差评太多还会导致评分下降,影响在同类商品中的排序,带来的无形损失更是无法估量。故此,一些商家往往视差评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先除之而后快。
  此次,《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删除用户不利评价”的规定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删差评”已成为电商经济的一大痼疾,到了必须严加整治的时候。
  实际上,“禁删差评”并非新规。作为《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的前身,2014年3月15日起施行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已有规定,“网络商品经营者、有关服务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服务,不得以虚构交易、删除不利评价等形式,为自己或他人提升商业信誉。”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电子商务法》也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的评价。”
  尽管法律有明文规定,删差评现象却屡禁不止,俨然成为灰色产业链。前不久有媒体爆料,某电商平台一些商家为了提升自己的排名,出钱删差评,删1条差评260元,多条价格还可以商量。删差评前后对比图显示,商家评分确实有变化:“4.7直升5.0”,“一星评价扣多少分就恢复多少分”。为何明知违法,商家还要铤而走险,原因就在于法律并未得到有力执行,缺乏震慑力和约束力。
  相关法律法规在规定不得删差评的同时,也明确制定了相应罚则。《电子商务法》第八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擅自删除消费者的评价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二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而根据2017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经营者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最高可处两百万元罚款,吊销营业执照。但在现实中,删差评的行为屡见不鲜,却很少有经营者因此被处罚。这在无形中助长了商家的侥幸心理,甚至滋生出付费删差评的灰黑产业链。
  
  报道指出,中国的消费市场地位不断提高,预计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和中国一样,今后收入水平提高,个人消费扩大。有分析认为,像高丝和资生堂那样重新在日本国内投资,将日本作为出口基地的趋势将出现扩大。